主题: [壮举·抗战记忆]日寇三次进犯萍乡记者实地探访战斗遗址揭开历史记忆(图)

  • 采优
楼主回复
  • 阅读:1621
  • 回复:0
  • 发表于:2018-11-2 22:27:0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萍乡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牛尾巴阵地战壕


牛尾巴山之战主战场现状


上村阻击战新13师38团阵地战壕


湘东云程岭将士骸骨塔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8月17日萍乡讯(甘仲国记者王萍杜江)1944年,日寇在太平洋战争中严重受挫之后,为挽救失败的命运,意欲打通大陆交通线,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湖北驻屯军第11军司令长官横山勇派重兵攻陷长沙和常德之后,便又想夺取粤汉线枢纽、西南战略要地—衡阳,于是在1944年春夏之交派兵包围衡阳。

  当时国民政府为保卫衡阳,已经派出重兵把守,同时从全国各地调派军队救援。日寇为阻挡中方援军,保证衡阳之战能够顺利进行,命第3师团和第13师团一部共3万余人,配备飞机、坦克与重炮部队,窜入浏阳、醴陵、萍乡地区,寻找并企图阻截我军增援部队,以保证衡阳战场侧翼安全。于是,萍、浏、醴一带爆发了惨烈的反侵略战争。

  6月13日,战斗在萍乡上栗案山关、庙岭、大屏山、赤山,湘东麻山、白竺牛头岭、五陂滴水岩以及芦溪南坑、上埠等地展开。中国军队将士勇敢顽强,奋勇杀敌。经过13天艰苦卓绝的战斗,将日寇赶出萍乡。

  7月12日,日寇的27师团和34师团再次进犯萍乡。中国军队58军、72军、44军、99军等部队在太平山、蛤蟆山、板子桥和上村等地与敌激战,给敌重创。8月9日,日寇退出萍乡。

  9月下旬,日军妄图从湖南醴陵攻入萍乡。我72军在老关枧头洲一线顽强抵抗,日寇不能前进一步,最后只好退出萍乡。日寇三次进犯萍乡,给萍乡人民造成巨大的灾难。仅平民百姓死亡就达29017人。奸污妇女6389人,直接经济损失13亿元以上。据不完全,这三次对日作战共歼敌三千余人,我方阵亡五千多将士。

  1945年9月2日,日本向盟军投降仪式在东京湾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在包括中国在内的9个受降国代表注视下,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这是中国近代以来反侵略历史上的第一次全面胜利。

  70多年前的那场战争,就是民族精神最激昂的奔涌。无论时空已拉开多远的距离,铭刻于民族脊梁的标记与散落民间的记忆,都如满天的繁星般璀璨而不朽。日前,江西网络台记者走访了当年中国军队在萍乡跟日军发生激烈战斗的战场遗址,就此也揭开了70多年前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

  一、牛尾巴山之战(今湘东区麻山镇汶泉村)

  7月20日上午,记者在湘东区麻山镇武装部及汶泉村委人员的陪同下,找到了今年94岁的蔡南佑老人。据老人回忆,1944年仲夏时节,听说鬼子即将进犯麻山汶泉,自己便想带着两个年幼的侄子出去躲一躲,但当走到村口时却与鬼子迎面相遇。鬼子见蔡南佑两手各抱一个婴儿,就威胁蔡南佑跟随日军前进。然而,走了几里路之后便将蔡南佑放了。

  “当时我看到日本鬼子还捉了另外几个村民,好像是逼他们带路。”事后,蔡南佑才知道,原来当时日寇正在被我军追击。

  牛尾巴山战争结束几天后,蔡南佑回到家中。此时,途径的山路旁边到处是战死的中日士兵尸体。时年24岁的蔡南佑与同村村民何奇寿等人一起将路边的数十具尸体抬到战壕里进行了掩埋,在最多的一段壕沟里是把5具尸体叠起来掩埋的。

  至今,老人还清晰的记得当时我军一位湖南籍,名叫李文学的排长在战斗中牺牲。有年长村民把自家的一副棺木(当地习俗:百姓需为家中老人提前准备棺木)拿出来以安葬抗日英雄。由于条件有限,当时的村民只能为这位抗日英雄制作了一副竹子刻的墓碑。大概过了20年后,蔡南佑将房子迁到了英雄排长李文学墓附近。由于年久失修,英雄墓出现了垮塌,棺木也已损毁。蔡南佑便组织村民将英雄遗骸重新入殓,重新安葬在一个更加安静的地方。

  说到此处,94岁高龄的蔡南佑老人难以掩饰自己激动的情绪,由于某种原因,将排长李文学重新安葬后,蔡南佑老人再也没能去看上一眼这位被自己安葬过两次的英雄墓。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老人却表示想要带着记者一行进山去找找英雄墓。由于考虑到蔡南佑老人年事已高,记者没让蔡南佑老人一同前往。但是,从老人的眼神里,记者看到了他对英雄的敬佩之情,还有对亲手安葬过两次的排长李文学之间那种特殊的感情。

  据资料记载,牛尾巴山位于麻山汶泉村南,与白竺村北的牛头山一脉相承。中国军队第26军一个团奉命防守牛尾巴山一线.6月23日,日军步兵一千余人,加上山炮兵、骑兵各一个中队入侵汶泉。由美田桥窜入另一股敌人先头部队约300余人,与麻山之敌形成合围之势,企图歼灭我防守部队,这伙日军修好战壕之后,大部分人便躲藏在附近的风车装斗坡地休息。

  傍晚时分,农民童金连上山砍柴,发现日军隐蔽于一个叫风车斗的地方休息,即向守军报告。守军进行夜袭,农民郭包生奋勇充当向导。6月23日夜,守军攀上凤形山,接近风车斗,机枪、冲锋枪一齐开火,日兵大部分当场被打死,守军乘胜撤离。

  6月24日早晨,日军向杨梅岭、贾家寨发起进攻,守军奋勇反击。下午两点多钟,敌人的步兵象蚊群一样,向贾家寨前各山脊攀爬,守军冒着敌人的炮火,远处用枪射击,近处用手榴弹炸,阵前到处是日军尸体。两小时后,敌人攻占了贾家寨西南的膝头岭高地,守军被其猛烈炮火压得抬不起头来,伤亡惨重。但守军全力反击,四连一位被炮弹炸断左手的战士,坚持参加战斗,用牙齿咬开手榴弹盖,投向敌群;一位炸断腿不能站立的士兵爬在护胸墙咬着牙向敌人射击,直到最后一口气。

  6月25日正是端午节,日寇改从四路进兵,二十六军军长丁治盘以电话命令各团不惜代价稳住阵地,这时袭击灯盏塅之敌已败走,在无后顾之忧之时,守军响起冲锋号增援贾家寨,与日寇展开肉搏,二营长在刺死8名日军后,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双方经过4个小时搏斗,冲上来的100多日军全部被歼。两天来的战斗,牛尾巴一线敌人遗尸500具,中国军队伤亡600余人。

  二、赤山之战(今上栗县赤山镇境内)

  萍乡上栗县位于江西西部,萍城之北。东临江西宜春市、芦溪县;南与萍乡经济开发区、湘东区荷尧镇山水相连;西与湖南省醴陵市浦口、富里二镇接界;北与浏阳大瑶、文家市二镇相依;县城上栗镇距省会南昌260千米,距长沙124千米。

  2015年7月22日上午,江西网络台记者一行赶到上栗县赤山镇大宝山,一座雄伟壮观的宝塔豁然跃入记者眼帘。据了解得知,此塔名为拱辰塔,为上栗县境内最高塔,塔高28米,底层直径6.4米。赤山村老支记告诉记者,在当年抗战时候,驻守在此的是58军549团官兵,在和日军发生激战后,团长陈绍祖与六百余官兵壮烈牺牲在拱辰塔下,拱辰塔也在日军的炮火下被炸毁3层。

  随着记者深入走访,还原了当时情景:1944年6月13日下午,日军第13师团分两路向萍乡进犯,一路由浏阳澄潭江进入上栗湖塘,一路由浏阳大瑶过东风界进入上栗茶园、新蔡、黎塘。驻守上栗的警察部队难以抵挡,上栗于次日便被攻陷。17日,58军一部从浏阳尾追日军至上栗后对盘踞在上栗的日寇发起进攻。重击之下,日寇退出上栗向萍乡方向进犯。

  为保卫萍乡县城,6月22日,58军一部奉命急从上栗赶赴赤山布防。这时,日军第3师团一部从湘东由马岭已将县城攻陷。58军军长鲁道源得到萍乡县城沦陷的情报后,深知自己已处于腹背受敌的处境,但此时撤退,日军两个师团一旦会师,势必让我军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于是,鲁道源命令部队坚决守住阵地,不准后退。

  6月23日,战斗打响。日第十三师团从坛华经神岭向西进攻,在赤山桥与58军展开激战,数百名日军疯狂的向姚家山阵地发动攻击。姚家山守军与敌人激烈拼杀,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机枪愤怒地向敌人扫射。中午,太阳像个巨大的火球烘烤着大地,战士们的鲜血混和着汗水不断的挥洒阵地上。枪管、炮管打红了,撒泡尿继续打。

  这时鬼子发疯似的向58军军部前沿阵地扑来。情况万分紧急,第28团副团长马德兴指挥部队坚决抵抗。一阵手榴弹爆炸之后,前面的鬼子倒下了,后面的敌人立即发射掷弹筒和枪榴弹。

  为保卫军部安全,马副团长大声喊道:“兄弟们,不怕死的跟我来,冲啊!”。他端着冲锋枪,跃出战壕,战士们也纷纷冲出阵地,怒潮般涌向敌人。顿时,震天的喊杀声、剌刀撞击声、打声、骂声此起彼伏,战场上血肉横飞。军部直属特务营、工兵营、炮兵营和后勤部官兵也一并加入战斗,与日本鬼子杀成一团。此时日军飞机已到达我军阵地上空,见两军正在混战,无法助战,便飞离了姚家山阵地。

  经过数个小时激战,中国军队最终粉碎了日军第一波攻击,暂时保障了58军指挥部的安全,,使得敌人伤亡近500人。但28团副团长马德兴身受重伤,全团连长以下阵亡300余人。

  战斗刚刚结束不久,天就暗下来了。此时,日军利用夜色的掩护,又向驻守在赤山桥附近的彭家桥一线的183师的549团发动攻击,炮弹不时在我方阵地爆炸,战斗异常激烈。549团官兵一面顽强回击敌人,一面向军指挥所报告敌情。军长鲁道源告诉他们暂时抽不出兵力支援,严令他们固守阵地。549团在敌人的频繁进攻面前英勇战斗,用手榴弹和轻重机枪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可是日本鬼子也像疯子似的,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又攻了上来。与此同时,日军又派出部队从侧翼向549团包围过来。为摆脱被歼灭,549团边打边向548团靠拢,然而还是被日军截成数段。

  此时,指挥所里的军长鲁道源从激烈的枪炮声和战士的吼声中判断出双方已开始拼剌刀。已经无法使用电话进行联系,于是立刻命令司号员吹联络号,下属号兵连相递传送,接着又吹冲锋号。549团团长陈绍祖听到号声,知道这是军长下达的突围命令,于是当即指挥剩余兵力全力反击。随后,鲁道源军长立即命令军部炮火配合该团突围同时命令其他部队支援549团突围。这时,549团陈绍祖命令张双云、于万寿、杨保鸿3个营长率队奋勇冲击,寻找突破口。各友邻部队相机出击,从侧后向日军进攻,战士们深知,只有消灭了更多敌人才有更多的生存机会,瞬间枪炮声夹杂着杀喊声阵阵传来。

  经过5个多小时激战,549团残部终于突围与主力部队汇合。此役,549团伤亡惨重。团长陈绍祖在突围中英勇牺牲,连长以下官兵阵亡600多人,日军伤亡约500人。

  三、上村阻击战(今湘东区白竺乡上村村)

  71年前(1944年),国民革命军第20军、26军、58军、72军、99军等十多万将士在萍乡人民的支持下,在上栗、赤山、五陂、上埠、南坑、湘东、麻山、老关、白竺等地与日寇进行了艰苦卓绝、可歌可泣的战斗,共歼敌三千余人,中国军队五千多将士血洒疆场。真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将士的热血洒遍了萍乡大地,他们用血肉之躯保卫了人民的生命财产。

  1944年7月29日,中国军队截获日军情报,得知日军一支约3000人马正从萍乡向南窜,企图取道白竺柘村,东犯莲花,经湖南茶陵向衡阳靠拢。中国军队第72军奉命阻击,军长傅翼将军派所部新13师38团前往阻击。经38团研究决定,破坏柘村道路,迫使日军绕道上村,随便将其歼灭。

  上村四面环山,战士们到达后迅速在各个山头构筑工事。并在婆婆岩设置了望所,此时,一张天然的防御网已经向敌人铺开。

  7月31日,日寇按预定路线来到柘村后发现道路全被破坏,两边山崖陡峭,部队无法行走,只得改道上村。当晚,日寇大部队来到上村,守军前哨排撂倒日军尖兵分队几个敌兵后撤至上村山上。

  8月1日,日寇向狮形山牛颈坳阵地进攻。我军英勇顽强,打退了敌人的几次进攻。但在日寇侧翼支援下,38团战士不得不放弃狮形山阵地,向主阵地转移。

  8月2日,日寇利用荆棘丛与土坎作为掩护,向村外的虎形山隐阵地运动,我军沉着应战,待敌人进入射程后,轻重机枪一起开火,将敌赶下了山。随后日寇派出一部从阵地侧面进攻,我军在双面受敌的情况下果断撤出阵地。

  8月3日早晨,日军又向湖鸭岭进攻。由于前两日的战斗中已丢两块阵地,守军坚决不能再丢失一块阵地了,所以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日军野战炮、小钢炮一齐瞄准了湖鸭岭,炮弹如雨点般落在湖鸭岭阵地,一时间阵地上尘土飞扬。在敌人密集炮火的掩护下,敌人的战斗小组从虎形山交替掩护向湖鸭岭阵地进攻。

  此时,另一支日军沿虎形山潜入湖鸭岭侧后方突然向我湖鸭岭阵地发起进攻。上午10时日军两架飞机赶来助战,守军郑营长牺牲。敌众我寡,守军转移到主阵地。

  8月4日,72军39团在板子桥与日寇发生激战,39团官兵上下一心,粉碎了日寇多次围攻,杀得日寇横尸遍野。随后,日军飞机赶到后向日军空投了大量武器弹药和物资。得到补充后的日军战斗力大增。各类炮火向38团阵地持续攻击,38团将士顽强坚守。

  8月5日,日军向马岭阵地进攻失败,改道偷袭,双方近战拼刺刀,尸体狼籍。

  8月6日,日军集中兵力攻打云台山,两翼阵地的争夺战异常激烈,敌人的炮弹像雨点般落下守军阵地上,爆炸声震耳欲聋。时值盛夏,主阵地无水无饭,加上弹药又供不上,饥肠辘辘的官兵准备与敌人进行最后的搏杀时,突然间敌人背后响起了枪声。原来是婆婆岩守军已赶来支援,同时,守军食物、弹药得到及时补充,守军土气大振。最终日寇进攻云台山阵地以失败告终。

  上村阻击战整整激战七天,在这七天里,日军遗留下400多具尸体(不含被火化的),而中国也付出了500多名将士的宝贵生命。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网上十大正规赌博网站